学习公社数字图书馆

教育干部、教师的专业资源共享平台

“做教育”而不是“搞教育”

作者:徐连佳 来源:深圳市福田区莲花中学 发布时间:2018-04-02 阅读量:0

笔者通过对中国大陆与中国香港教育现状的分析,在社会层面、政府层面、学校层面、校长层面和课程目标层面等五个方面阐述了我们可借鉴的他山之石。

社会层面:沉静而不浮躁

在香港很少看到标语,但是有一天晚上,我们几位学员游走在香港最繁华地段的铜锣湾,在维多利亚公园,我们却看到了一则硕大的广告——“做好,就是香港精神”。这与香港现任特首曾荫权的竞选口号——“做好这份工!”如出一辙!它的字数虽不多,但却能准确反映出香港人沉稳务实的理念。香港给人印象是:国际都会、安定平稳、连接全球、多元共融、活力澎湃。我深刻地感受到,支撑起这些特质的力量之源就应该是“做好”这两个字。香港地区与很多香港人一样,最初身无分文,白手起家,历尽千辛万苦,恪守“做好”的准则,创造了今天的辉煌。有人将香港精神概括为:“刻苦耐劳、勤奋拼搏、开拓进取、灵活应变、自强不息”。这种表述自然很好,但总觉得不如“做好”的内蕴深厚。“做好”,需要沉稳、刚健和坚忍不拔的毅力,更需要一种追求高标准、高要求的规则意识,是与浮躁、炫耀的行为方式背道而驰的。在我们参观的几所学校中,我们都深深体悟到这种香港精神的折射。学校中的每个人,包括校长、教职员工和学生都很淡定、很沉稳、很大气、很平静,没有矫揉造作、假模假样的行为举止,也没有装腔作势、唯我独尊的傲气凌人。他们忙着各自的事,见到客人都表现出自信和礼貌。香港的每一所学校文化都各不相同,每一所都底蕴深厚。他们的校园文化,带着每一位校园人的体温,蕴含着每一位教师的教育情怀和文化追求,是自然养育而成的,而不是“用钱砸出来”的,不是“暴发户”似的“打造”出来的。香港人很有钱,但我们很少听到“钱不是问题”等话语,他们每一分钱都花得是那么有必要,那么有章法,那么值得。我们的会议台面上,放上几个素色玻璃盘,盘中放上些许五颜六色的干透了的花瓣,既美观又可以重复使用,可见香港人的精明与沉静。

政府层面:指导而不管制

香港教育行政机构给学校发的文件很少,组织的会议更少,教育局进行宏观管理。特区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制定政策,确立规范,对学校办学行为进行监督和检察。每所学校有充分的自我思考、自我规划、自我创造、自我激励的空间。他们真正厘清了政府与学校的关系,真正体现学校的“法人地位”。

对照我们现行的学校管理范式,外控式的管理特征比较明显。政校不分,学校法人地位、主体地位不明,教育法规制度不健全,依法治校不落实,学校办学主权不充分。学校运作主要是贯彻执行上级教育行政部门的要求,实行三国时期吴国丞相“顾雍式”的领导,只是机械地执行上级意见,没有或不能有或不敢有自己的主张和创意,造成每天忙于应付上级布置的工作,应对上级的检查,弱化了办学者灵动的思考和创造性的思维。校长对学校只能是“管理”,而不能“经营”,不能按照自己创意、自己的教育理想规划学校,难以呈现真正的学校特色,造成了“千校一面,万生同形”的现象,当然培养不出多元化社会所需要的多元化的人才。香港学校也是“千校一面”,但他们是一张图纸盖出来的校舍的“千校一面”,而学校文化、办学方向等“软件”是每校一面,校校不同。

如果我们施行去行政化的管理,可以走出自己的特色。可以按照“制度约束、契约管理、定岗定编、经费包干、委托评估、行家治校”的运行机制,按照学校“产权管理、运营和监督相对分离”,学校办学“权利、义务和责任相统一”,“管资产和管人、管事相结合”的原则,赋予学校真正的法人地位和充分的办学自主权。如上海市施行的对部分薄弱学校“委托管理”模式,是在明确政府公共服务职能的基础上,将政府公共服务实施中的具体事务,委托给专业化的社会机构(优质学校或具有相应资质的教育中介机构),再由教育局委托上海市教育评估院对项目进行初期、中期及终期的绩效评估,论证委托管理方案,同时,教育局也要依法对支援机构的办学管理行为进行监督管理。这种“委托管理”,激活了管、办、评分离并联动的机制,扩大了优质资源的辐射效应,加快了薄弱学校的发展速度,推动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虽然还显“稚嫩”,还需制度完善和市场氛围培育,但应该说是学校管理去行政化的一种有益尝试,是打破“政校一体”的管理范式的大胆探索。

学校层面:“做”教育而不是“搞”教育

参观培侨小学,在我的脑海中,坚定的蹦出“精致”、“极致”这两个词语,我强烈地感受到:把常规工作做到精致、做到极致,就是最大的创新。

培侨小学把很多教育措施都发展成课程体系。比如阅读,真正做到了“阅读推广,水银泻地”的程度。他们课上有阅读指导,课间有故事广播、组书迷会,在家有购书指南;读书评价是采用“爬楼梯”式激励方式,每阅读到一定数量可找老师检查,认定后可获得一张卡片,集到8张卡片形成一个完整的图形,即获得了参加“读书寻宝夜”活动的“入场卷”。“读书寻宝夜”活动时,全校关灯,每位参加同学手持手电筒寻宝,每件宝物上有孩子们自己出的来自于阅读书籍中的问题,答对后,获得分数,以小组为单位,按得分高低评出优秀小组,优秀小组获得奖励,与校长共进午餐并合影留念。据说,一位培侨小学的毕业生在回忆自己的小学生活时说道:“在培侨小学的几年,是‘读书寻宝夜’等系列活动让我养成了爱读书的好习惯,让我受益无穷,永生难忘!”。是的,每个人的人生经历都会在头脑中留下印记,但这道痕划得是深还是浅,对人生影响是大还是小,关键要看事情爆发出来的力度。一所学校,一位老师应该给孩子留下什么样的痕迹,留下多深的痕迹,值得每一位教师深思。除了多数活动外,他们的英语合作学习做得也很精致:从上课环境的布置到座位排列,再到学习方式的选择、学习方法的指导、学习兴趣的激发、分层教学效果的考量,再到教师教态表情,无不精心考虑。给人感觉,那是一堂经过精心选材、细心研究、用心“烹饪”的让人垂涎欲滴的“精致菜肴”,而不是虽有“营养”,但只是简单水煮的“粗茶淡饭”。

4.1.jpg

“好动症”是一种先天性病症,不让孩子动,那是逆着孩子性情的行为,也很难做到。培侨小学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们成立了连名字都令人羡慕的“晨鸟队”。他们首先告诉孩子,“晨鸟队”是一个只有表现优秀的孩子才能参加的团队,让参加团队的孩子产生强烈的自豪感。每天早晨,“晨鸟队”就像早晨的小鸟一样参加跑步活动。每跑一圈,孩子们还能够获得一毛钱的奖励。等到孩子们自己努力得到的奖励达到一定数额后,再组织孩子做一些娱乐和捐款等集体活动。成立“晨鸟队”,不但培养了孩子的团队精神,更重要的是解决了孩子上课好动影响其他孩子学习的难题,还没有伤害到孩子的自尊心。

培侨小学还开展撰写“心语贴”感恩卡活动,开展了 “清淡一餐”,捐12元给别人一顿完整的午餐活动,开展了观察生命的诞生体验做爸爸妈妈等系列生命教育活动。从一件件小事可以看出,他们真的是用心在做教育。

4.3.png

瑞士心理学家荣格曾说:“一切文化最后都沉淀为人格。”文化虽然不带来实物,但可以播撒美好和光明,可以引导人们走进真、善之门。如今,很多学校都喜欢给自己办学冠名为“XX教育”,以表明了他们的文化追求。但是,在学校文化建设中,总有一些东西是永恒的、不变的,我们不能以强调特色来抹杀普遍的规律与价值。我们未见香港培侨小学冠以什么“XX教育”,打造“XX品牌”,但我们深深地感受到培侨小学文化底蕴的深厚。

教育需要“小火慢炖”,不能急于求成。我们不缺少坐而论道者,缺的是敢于实践,并把事情做到精致和极致的人。夸美纽斯说:“教育需要生成,不能急躁。”如果教师在“抽空搞教学”,那实在是教育的悲哀。教育教学是教师两大基本任务、基本工作,如果教师主业被“副业”化了,我们还何谈教育的高效?

校长层面——经营而不是管理

培侨小学的连校长说,他已经找到比金钱更重要的东西!我从他幸福的笑容中,感受到他的真诚、幸福与快乐。他的幸福并不是当“官”的幸福,而是因为让孩子和老师们幸福而幸福,是因为他找到了做教育的真谛——“为孩子更有尊严的生活”。办学应该以人才为本,以教师为主体;教育应该以人为本,以学生为主体。香港的学校在充分尊重学生主体作用的基础上,并没有忽略教职员工的主人翁地位。这样的学校,教师才可能有主人意识,才可能真正做到敬业爱岗,才可能没有职业倦怠,才可能不为小利而斤斤计较,才可能呈现出我们所能处处感受到的民主、和谐、包容、进取的学校文化。

为了增进教师的友谊,形成互帮互助的和谐团队,培侨小学开展“神秘小天使”和“欣赏和感谢活动”。“神秘小天使”活动是这样的:学校把每位教职员工的名字都分别写在一张小卡片上,每人从中抽取一个,卡片上的人就是抽取人(神秘小天使)秘密帮助的对象。在一段时间内,小天使要对帮助对象给予帮助与关怀。班级同学亦然。这个活动,让学校的每位师生都感受到帮助他人快乐,也感受到被关怀的幸福;期末的时候培侨小学还开展了“欣赏和感谢活动”。每位老师都在“欣赏和感谢”便笺上写上:回顾这一年,我很欣赏_____,因为_____。回顾这一年我很想感谢_____,因为_____。然后把大家交上来的感谢与欣赏的内容集中朗读,让每个人都感受到被人欣赏、被人感谢的温暖。经历这种场面的人,平时的摩擦与误会在此时早已烟消云散,平时的劳累与抱怨在这一声声的感谢与欣赏声中,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啦。还有谁会怨气冲天?还有谁会舍得逃离般地离开?

4.4.jpg


培侨小学的连校长认为:“心情比事情更重要”。这是真正的“以人为本”而非“以物为本”的教育理念!短暂的参观学习,我已深切地感受到他们的学习与关怀,像空气一样渗透在培小的每一个空间。他们的学习重智、关怀重情,情智兼修,到处充溢着办学追求——“培侨小学是人人学习及互相关怀的地方。”著名管理大师德鲁克有句名言:“知识分子是不可以被领导的,只能被滋养”。看来他们对德鲁克的话理解很深很透彻。

我们有些学校校长经常抱怨教师刁蛮无理,我们有没有扪心自问:有没有像连校长那样费尽心思地进行情感沟通?有没有把事情真正地做到公平、公正、公开?有没有真正做到真诚对待下属?

经营学校,一是要经营品牌特色。特色要有独特性、优质性、持久性和广泛性。品牌定位既要立足实际,又要面向未来,经得起推敲和检验,要以本校鲜明的个性,树立学校光辉的形象;二是要经营人才。有名师,才能兴名校。校长要有“识才之眼”“用才之胆”“容才之量”“育才之策”和“展才之台”,让人才不断得到滋养,让人才有舞动才华的空间,要让学校成为真正做学问的地方,让人才自然成长为名师;三是要经营校园文化。“有一位好校长就有一所好学校”,这是“人治”的产物,这样的学校很可能只会昙花一现。“有一套好制度就有一所好学校”,这是建设规范学校必经之路,但单纯依靠制度管理学校,不施以“人文性”,就会使人的思想僵硬,人际关系如同现在城市住在水泥房子里的邻居,生冷而没有温度。构建以“人文性”为灵魂的校园文化,就会使学校在浓浓的“文化场”的氛围中,成长为和谐的、有归属感的殿堂,就会成长为有品位、有高度的一所经久不衰的名校。校园文化其实是一种“潜隐形课程”,它具有深刻“强制性”的感染力,使不符合环境气氛要求的心理和行为时刻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压力,使每一位校园人的集体感受日趋巩固和扩展,形成集体成员心理特性最协调的心理相容状态。好的校园文化具有驱动和激发作用,催人奋进,对学校成员的心理发展具有保护作用,对不良的心理倾向和行为具有强大的抵御力量,有效地排除各种不良心理和行为的侵蚀和干扰,它陶冶人的情操,启迪人的心智,规范人的行为,促进学生、教师、学校的全面持久地发展。因此,经营好的校园文化,等同于经营了学校的长远发展。

我们有些学校管理制度具有浓重的清规戒律式的“规范”味道,它冰冷,刚性有余,柔性不足,尤其是当条条款款制定得太多太细太死时,就会严重地束缚人的思维和行为,使人的个性难以张扬,使人潜能难以发挥。如果像香港培侨小学那样,把学校管理制度浸润“人本性”,让人感到温情和柔性,那么就会体味到做人的尊严和管理的“人本性”目的。“人本性”的学校管理制度认为:在用人制度上,“赛马”比“相马”更重要;在评价制度上,“鼓励”比“诊断”更重要,在分配制度上,“奖励”比“惩罚”更重要。总之,要激发人的潜能,让人受到充分尊重。

课程目标层面——第一目标不是知识

聆听香港前教育署课程发展处总监、教育学院副校长彭敬慈博士关于《课程发展的理念与推行》报告,受益颇多。他认为:学科的知识目标不是第一位的,也不是第二位的,甚至不是第三、第四位的,而兴趣、应用、技巧应该排在前面。

如果我们让孩子学摄影,按照传统的做法,教学流程一般是这样的:介绍相机的发明与使用的历史,介绍、展示相机的种类,知道现在常见的相机,学习常见相机的结构与功能,讲解相机使用步骤、使用技巧和注意事项,最后才让学生亲自操作。这样下来,没有两个星期是难以完成的。可是当让学生操作时,不会用相机的还是一头雾水。如果我们把相机直接发给学生,就让他自己去琢磨,自己去拍照,我们评比拍出的照片质量,可能孩子用不上一天就学会了。这时我们再介绍拍照的技巧,教学效果就会因为孩子有实际需要而事半功倍了。现在的手机种类繁多,可是无论哪种手机,到了孩子手里,都会在短时间内把它玩得像“庖丁解牛”,甚至连说明书都不用看。我们是否应该思考:学习有关相机的那些知识有那么重要吗?我们都会使用电脑,可是又有几位懂得电脑的原理呢?教学目标究竟应该怎样排定?知识和技能的目标应该排在第一位吗?

一位老教师讲了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她的女儿参加国内文科高考,没能考取,后不得不留学英国,在英国她改学了有理科背景的信息技术专业。学了不到半年,家里来了一封孩子就读学校发来的贺信,信中说她们的女儿在计算机软件设计方面有重大发明,问他们专利以他们家谁的名字命名。谈完女儿的经历后,这位教了一辈子书的优秀老教师若有所悟、不无感慨地说:“看来,我们让孩子学多了!”我们是不是应该思考,我们的教学目标什么是第一位的?孩子们到底应该学些什么样的知识?陈述性的知识?程序知识?还是策略性知识?我们如何给孩子更多的沉下心来自我思考的空间和时间?我们如何让孩子拥有属于他自己的、独特的、运用自由的“思维工具箱”?

英国有一位优秀的数学教师,教学成绩优异,深受学生欢迎,取经者纷至沓来。令人惊奇的是这位优秀数学教师竟然不是学数学的!他的数学水平很一般,甚至可以说较差。那么为什么他却能教出优秀的学生呢?原来他的“灵丹妙药”是:让学生自学后,再讲给他听,等到他听明白了,再让那位学生给全班同学讲。无独有偶,有一位中国高中学生家长,孩子的数学成绩不理想,向一位老师取经。这位老师给他出了一个主意:“让孩子把作业讲给你听。”这位家长说:“我听不明白呀,怎么办?”“你硬着头皮听,听不明白也要听。”过了一段时间,这个孩子的数学成绩奇迹般地上来了,并且由于数学成绩的提高,带动了他的自信心,其它学科成绩也直线上升。这两个例子只说明一个问题:“无它,唯参与尔!”。有一次,到一所学校观课调研,从走廊行走时不经意间看到一个班级的十几个孩子在酣然入睡。那是一堂语文课,老师讲得不可谓不起劲:滔滔乎思如泉涌,洋洋兮笔走龙蛇,真可谓煞费苦心!可孩子们却不为所感,哈喇子肆意横流!原来是,孩子们只是做“听客”与“看客”,常年累月的一以贯之的模式如催眠曲,很难激起他们的学习兴致。我们是否应该考量:是让孩子当“观众”好呢,还是让孩子当“演员”好?

(作者:深圳市福田区莲花中学校长 徐连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