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公社数字图书馆

教育干部、教师的专业资源共享平台

如何培养专业化教师

作者:陈时见 来源:中国教师报 发布时间:2019-01-21 阅读量:0

以教师专业发展为纽带,创新“高校、地方政府、教研机构和中小学四位一体”的教师教育体制,既提高了教师职前培养的质量和水平,又促进了教师职后持续性的发展。

在推进教师教育改革过程中,我们必须对新时代教师教育的发展进行一些定位。当前,专业化、综合化、职前职后一体化应该是其显著特征。

专业化。过去,我们培养更多的是知识型教师,所以教师教育相对简单。今天,我们要培养专业化的教师,相比过去更为复杂,从过去简单的教师教育走向复杂的基于专业化培养的教师教育,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在整体改革设计中坚持专业化取向。

综合化。不论是专门的师范大学,还是综合性大学设置的师范专业学院,教师教育已经呈现出资源整合、整体统筹的特点。如何整合大学资源拓展教师教育,需要我们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职前职后一体化。长期以来,我们的职前培养与职后教育是相对隔离的,培养培训机构各自为政,缺乏有效的沟通和协调。师范院校的职前培养偏重于理论,对实践的关注与支持不够,而承担职后培训的教育机构又多侧重于教学细节而忽视对理论的进一步提升。直至今日,职前培养与职后发展相统一的教师教育体系尚未建立起来,如何探索相统一的连续性教师教育,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任务。

因此,在推进教师教育过程中,我们必须重点解决以下几个关键性问题:

一是教师培养模式改革与课程体系建设。我们需要整合高等学校、地方政府和中小学的教育资源,实现教师教育不同阶段课程结构的相互连接,促进教师持续的专业发展。遵循专业性原则。教师要进行有效的教育教学活动,不仅需要具有深厚的学科专业知识和广博的科学文化知识,还需要具有娴熟的教育知识、技能和教学经验,教师的培养和成长,既需要理论的支撑又需要实践的积淀。因此,教师专业具有“学科”与“教育”、“理论”与“实践”的双重属性。这就决定了教师教育必须包括学科专业和教育专业两种专业性教育,体现“双专业”的特性。所以,教师教育一体化课程体系应坚持专业导向,以教师专业发展为内在逻辑主线,围绕教师专业素质结构进行课程设置,既要包括学科专业知识与技能,又要涵盖教育教学知识和技能,既要重视对理论知识的学习和引领,也要注重对教育实践的理解与训练。连续性原则。基于终身教育思想和教师专业发展需要,充分考虑影响教师发展的各种因素,规划和统整教师职前、入职和职后教育的课程结构,对不同阶段的教师教育课程进行准确定位,按层次、目标、任务等方面的要求,规划和设置一体化教师教育课程。融合性原则。坚持理论性知识与实践性知识的融合,坚持综合性基础知识与多学科知识的融合,坚持专业学科知识与教育学科知识的融合,坚持教育信息技术与教师教育课程内容的融合。

二是注重教师的教育实践基础能力培养。我们要关注综合化的教师教育平台建设,传统的做法是通过学科教育、教育教学理论学习和教育实习三大模块来实现,现在需要打破这样的方式,建立起综合化的教师教育平台,如专门建立教师能力训练中心,着力对教师的能力进行训练,整合大学资源和职前、职后资源。基于大学的综合素养与学习能力,基于学科的专业素养和探究能力,基于教育的职业理想和实践能力,让教师慢慢经历入职教师、熟练型教师、优秀教师到专家型教师几个阶段。

三是建立一体化的教师教育体系。教师不只是向学生传授知识,更应该是促进所有学生顺利完成学业的教育专家。教师专业化不仅是教师职业的内在要求,而且是教师教育的核心目标。教师教育一体化就是要处理好阶段性与连续性的关系,既要根据教师专业发展的规律,规划教师不同发展阶段的教育目标,实施有针对性的教育培训,又要注重各阶段之间的衔接过渡,实施支持性的教育培训,使之成为虽相对独立却又连续统一的教育过程。

我们知道,在教师专业化过程中,职前培养阶段侧重于合格的专业化教师培养目标,同时为教师的终身学习和持续的专业发展奠定基础;入职培训阶段是根据具体的教育情境将专业化教师从理论形态变成现实形态;熟练型教师培训阶段侧重于优秀的专业化教师培养目标,使教师通过反思和研究,不断革新教育模式,创新教育方法,探索教育路径;专家型教师培训阶段侧重于引领的专业化教师培养目标,主要培养教师的专业情怀、理论思维,使教师逐步形成教育思想和构建理论体系,从而引领教育变革和指导教师发展。因此,以高校为中心,以教师的终身学习和持续的专业发展为指向,科学构建教师职前培养与职后培训相统整的一体化目标体系,是教师教育一体化的核心内容。

当前比较普遍的做法是在高校设置教师教育学院,既可以发挥高校的综合优势和学术优势,有利于提升教师的学术水平,又可以集中进行专业化教师培养,有利于提升教师的职业信念和实践能力。我们也正在加强师范大学与中小学的合作甚至是融合,通过基础教育与师范教育的相互融合促进彼此滋长,最终呈现一种共生的发展态势。今后,我们还需要以教师专业发展为纽带,创新“高校、地方政府、教研机构和中小学四位一体”的教师教育体制,提高教师职前培养质量和教师职后持续性发展水平。

(作者系西南大学副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