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公社数字图书馆

教育干部、教师的专业资源共享平台

以校长价值领导启动集体智慧

作者:鲍传友 来源:中国教育报 发布时间:2018-10-10 阅读量:0

■2018“迈向未来的新时代学校教育”之小学篇·校长专业成长

校长的价值领导力不是一种单一能力,而是一组能力,是一个有机的系统。校长能否发挥价值领导力已经成为考量校长角色和优秀与否的重要维度。

拿破仑有句经典名言“一头狮子带领99只绵羊可以打败一只绵羊带领的99头狮子”,充分说明了领导在一个团队中的作用。在教育界,我们也有一句耳熟能详的话“一个好校长就是一个好学校”。不过,不能抽象地理解这句话,虽然好校长如一头雄狮,但是办好一所学校绝非一人之能事,它还需要一系列的条件支持,尤其是一支强大的团队。抽离了这个条件,校长成了孤家寡人,办学必然举步维艰,好学校自然只能成为一种想象了。因此,校长要善于打造一支强大团队,激发集体智慧,才能在办学上大有作为。

领会方向和意义

众所周知,办企业需要利润,但是以追求利润为目的的企业几乎没有生命力,也不可能成为行业的领袖。苹果手机之所以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一跃成为行业的龙头,不仅仅是其拥有国际领先的技术,当年苹果创始人乔布斯那句振聋发聩充满理想的豪言“要用手机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或许才是根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价值是一个企业或组织的核心竞争力,它为组织指引方向,规范和号召组织朝向特定的使命和目标勇往直前。

校长是学校的领导者,不能只埋头在事务堆中,而要善于把握方向,学会判断和选择。当前学校发展正面临从外延向内涵的转变,立德树人、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学生关键能力、学校特色发展和品质提升都已成为学校的核心任务,急需学校调整办学方向和资源配置方式,激发更多的人倾心投入,因而加强校长的价值领导尤为必要。实际上,早在2013年2月中国颁布的《义务教育学校校长专业标准》就提出了校长要努力营造育人文化,而决定学校文化的根本要素就是学校的核心价值观。无独有偶,2015年10月,美国全国教育管理政策委员会发布了新的《美国教育领导者专业标准》,其中第一条就是要求校长构建学校的使命、愿景和核心价值观,他们认为:“有力的教育领导者善于开发、颁行并拥护一套关于高质量教育、学术成功和学生幸福的共享的使命、愿景和核心价值观。”

价值是学校健康、和谐和永续发展的保障,是能有效地激起所有师生内心向往的教育信仰。优秀的校长不在于做事的多少,而是所做的事情对学校、对学生乃至对社会发展具有什么样的价值,只有方向正确了,行动才有目的和意义。

把握内涵和要素

校长的价值领导力是校长领导力的一种重要体现,也是决定校长能否有效进行价值领导的关键。那么,如何理解校长的价值领导力?它有哪些基本要素?澄清这些问题是发挥校长价值领导作用的前提。价值领导力的核心是价值,而价值是主体基于个体立场对客体的一种判断,主要体现为信仰、思想、是非观和偏好等一系列主观意识行为。

校长的价值领导力不是一种单一能力,而是一组能力,是一个有机的系统。它包括五个基本方面:一是校长的价值判断力。即校长能否把握教育规律,鉴别是非,从而坚定自己的办学理念而不人云亦云、随波逐流,校长面对挑战的态度、立场和选择对学校和学生发展都是极其重要的。二是价值整合力。学校是一个开放的复杂系统,社会的各种价值观都会通过各种方式、各种途径渗透到学校工作中,在办学过程中,校长必须能够清晰地把握各种价值导向,并及时进行选择和整合,形成学校的核心价值。三是价值表达力。价值要能够被所有人感受到,成为人们行动的指南,就要经过抽象概括,提炼提升而使之变得简洁凝练、朗朗上口、富有人文气息和特色。四是价值实践力。价值是一种立场和判断,是思想和意识层面的东西,不能直接发挥作用,它需要转化为具体的办学行为,要使思想层面的东西能够落地生根。五是价值创生力。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教育任务和教育需求,时代变了,教育观念和教育方式也要随之变化,所以,价值具有历史性。

校长要把握社会发展对教育的需求,高瞻远瞩,与时俱进,及时地进行价值再造和创生,用符合时代的教育价值观来规划和引领学校发展,而不能原地踏步,甚至抱残守缺,这样才能保证学校发展始终与时代同步。

发挥作用和效能

校长能否发挥价值领导力已经成为考量校长角色和优秀与否的重要维度,诚如当年苏霍姆林斯基所言,“优秀的校长首先是思想领导,其次才是行政领导”。要发挥校长价值领导力,使价值真正能够激发所有师生的内心向往和集体智慧,下面几个方面应该值得关注。

准确把握社会和教育发展需求,端正办学方向。管理学大师德鲁克在谈到企业管理时有一个“经典三问”,他认为一个企业的优秀CEO要经常问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我们的企业是什么?”即企业要做什么,这是办企业的目的和使命,也是企业发展的根本性问题。第二个问题“我们的企业将是什么?”这是企业对外部挑战的回应,是对企业发展未来的判断,也就是愿景。第三个问题“我们的企业应该是什么?”就是企业如何根据外面条件和需求的变化,从而更好地履行自己的使命。无疑,作为学校CEO的校长,同样要努力回答这三个问题:“我的学校是什么?我的学校将是什么?我的学校应该是什么?”只有校长学会理性观察和思考,准确把握教育本质和社会发展对教育的需求与挑战才能很好地回答这三个问题,并为自己选择一个高点。当前,教育发展面临不少挑战,因而重温德鲁克经典三问对于促进教育回归理性和本质具有格外重要的意义。

有效整合和引领学校内部价值。强调校长的价值领导并不意味着学校发展都要根据校长的偏好,也就是说校长价值不等于学校价值,价值领导的过程不是价值灌输的过程,而是一个共同建构的过程,是一个冲突、妥协和融合的过程,校长的价值领导功能更多地表现在价值选择和整合上,需要在学校内部建立开放民主的价值讨论空间,应该警惕“英雄校长”和“校长一言堂”的危害,因为这容易造成价值灌输、植入和虚化,更重要的是导致师生失去价值判断力。只有经过价值讨论、协调和整合的过程才能澄清形形色色的价值理念,才能达成价值共识,从而使价值被更多的人遵守和践行。管理学研究表明,当组织理念和个人理念明晰和高度重合时,员工的投入度最高。

带领师生做好学校的价值系统设计。高品质的学校需要高位引领,带领师生做好学校价值系统的顶层设计是校长价值领导的重要方式之一。一套科学的价值系统从理论上来说应该包括四个基本要素,即办学使命、学校愿景、育人目标和校训,这四个方面各有所指,互相支持而又不可相互取代,缺一不可。由于缺乏使命和愿景之类的宏观规划而导致很多学校很容易在办学过程中迷失方向和偏离教育本质;没有育人目标的详细表述,也使学校诸多工作,尤其是课程和教学一致性和系统化都很差,难以形成有效影响,更不用说特色了。当然,这些都是形式上的,更重要的是学校价值表达的内容必须符合教育发展规律,反映学生成长和社会发展对教育的要求,离开这一点,再精致、再有特色的价值系统也是没有意义的。应该警惕当下“理念满天飞”“特色不着调”的现象,价值误导时有发生,不仅需要校长对教育规律的深刻理解,更需要校长的定力和坚守。

学会用价值统领学校整体工作。研究和实践表明,学校工作的系统性和一致性是学校获得高绩效的保证,也是有效学校的一个基本特征。校长不能让价值停留在语言上,不能成为墙上动人的标语和口号,更多地是要把作为思想层面的价值转化为学校实际办学的行动,要设法将价值具体化到学校的课程、教学、管理、评价和学校的对外关系上,唯如此,价值才能很好地发挥统领作用,集体智慧才能更好地服务组织目标,学校各方面的资源和工作才能形成合力,学校才会越办越好,越办越有内涵和特色。

(作者系教育部小学校长培训中心副主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培训学院常务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