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公社数字图书馆

教育干部、教师的专业资源共享平台

面对不同,我们需要回到事物本身一一对领航一期的思考

作者:龚孝华 来源:广东第二师范学院 发布时间:2018-05-11 阅读量:0

领航三年,与校长同行,当我们和校长聊天,他们聊的最多的是他们的学校;当我们举办校长教育思想研讨会时,他们讲的最多的是他们的办学实践;当我们翻阅校长们一本本著作,都是研究自己的办学思想和自己学校的办学实践。我一直在想,他们的思想、研究、成果为什么不能离开自己的学校?他们为什么不能抽离学校,形成高度凝炼、体系化、抽象化的教育思想?

三年后的今天,我细致阅读各培养基地的培养方案,大家研究的重点聚焦在教育家型校长,总是力求能研究出教育型校长的特质,教育家型校长的成长规律。大家培养的重点在培养教育家型校长,为实现其重点,设计出“多个结合”的培养原则,形成了多种特点的培养模式。

比较二者,我们的重点在于培养教育家型校长,我们认为教育家型校长培养出来,就必然实现教育家办学。而校长们的着力点在办更好的学校,实现教育家办学。我们总是在努力让校长们像博士研究生那样,能够聚集某一问题,用全新的视角,得到与众不同的结论。我甚至认为,不能抽离他们学校的校长,不可能成为教育家型校长。而校长们的重点在于总结办学成果,形成从理论到实践,涉及学校方方面面的成果。

面对不同,我们需要回到事物本身。校长专业成长过程告诉我们,教育家型校长是在实践中干出来的,教育家型校长的教育思想是在办学实践中形成的,办学实践是校长教育思想产生的源泉。只有不断实践,校长的教育思想才能形成、发展、完善,离开办学实践,校长的教育思想就会枯竭。教育家型校长的成果就应该是基于实践的理性思考,是对自己办学实践的系统思考,而不是剑走偏锋的偏执的结论。

为此,我们需要发生改变。

第一,当校长们谈关于自己学校、说关于自己学校实践探索,出关于自己学校的著作时,我们应该高兴,因为这才是校长教育家的样子,就像看到苏霍姆林斯基《帕夫雷什中学》著作时,那样认可。我们应当鼓励校长研究自己的问题,研究自己的学校,支持他们找到最适合自己研究的问题。

第二,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国家校长领航项目的研究重点和培养重点,把研究重点定位到教育家办学,把培养的重点放到学校现场,我们需要研究当面对新校、弱校、名校等各种不同学校时,教育家校长办学与一般校长办学的不同应该在哪里?教育家校长的办学整体思路、着力点应该是什么?

第三,当我们把研究重点放到学校办学实践,并让校长在实践研究中凝炼思考,提升理论素养时,我们助力的支点应该在学校现场和学校实践。我们培养方式将是更多地走向学校现场,做出更多经典案例。

若是这样,我们的培养就支持了校长的办学水平,实现教育家办学;也支持校长提升其思想水平,提高理论素养;更能够指导不同类型的学校,发挥其领航作用。这样我们就能实现培养教育家型校长,实现教育家办学的目标。

(作者:广东第二师范学院 龚孝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