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公社数字图书馆

教育干部、教师的专业资源共享平台

读《夏山学校》:唯有爱能拯救世界

作者:李镇西 来源:中国教育报 发布时间:2018-01-15 阅读量:0

上课完全自由,自由到孩子可以上课,也可以不上课,甚至只要他喜欢,可以一年到头都不上课;一切有关集体和生活的事,包括对违规者的惩罚都是由学校大会投票处理,不论年龄长幼,每位教职员和孩子都只有一票,一个七岁孩子的一票和校长的一票有着同样的效力……

如果我说有这样的学校,你相信吗?

我在《夏山学校》里看到了这样的学校。的确,这所学校空前的自由。学校没有任何强加给学生的课程,所有课程的设计都是基于学生的兴趣,甚至源于学生的某一项个人爱好;学校也有课表,但那是给老师准备的,学生是否上,或者上什么课,完全取决于学生自己;学生也没有规定必须穿统一的服装,他们可以在任何时间穿他们想穿的任何衣服;在这里,学生谈恋爱不被鼓励,但也不受到压制;学校非常重视体育运动,但没有一个老师会催促学生:“快点,快去操场!”他们尊重孩子的兴趣……这些让我们看来不可思议的自由,源于一个理念:“让学校适应学生,而不是让学生适应学校。”

我估计很多人会以为这些理念和做法是“天方夜谭”,是“做梦”,是“乌托邦”,是“看上去很美”……但《夏山学校》不是作者尼尔虚构的小说,而是他亲身实践的现身说法。是的,世界上的确有一所叫“夏山”的学校——诞生于1921年,位于英国,至今依然存在。

说实话,我并不能完全赞同《夏山学校》的每一个观点,但是,《夏山学校》的灵魂——爱与自由,我却认为是教育永恒的真谛。

尼尔的教育之爱,是基于他对人性的尊重与信任。他坚信孩子的天性是善良的。“四十年来,这一信念从未动摇,而且更加坚定。”尼尔写道:“也许夏山最大的发现就是孩子生来就是真诚的。因为我们不去影响他们,才能发现他们的真实情况,所以不干涉是我们管理孩子的唯一方式。”

应该说,谈教育的爱,尼尔并不是第一人,太多的教育者都在谈教育的“爱”。但是,我们可能没有意识到,有时候恰恰是我们所谈论、所理解的“爱”妨碍了真正的教育,妨碍了孩子的健康成长,也让许多孩子不快乐。因为作为教育者——教师、家长和成人,我们一开始对儿童就存在着“有罪推理”的偏见:孩子有许多“不良习气”需要克服,有许多“缺点”需要改正,有许多“不好”的思想、观念和道德意识需要“纠正”与“引导”……于是,束缚、批评乃至惩罚,都在“爱”的名义下侵犯着孩子的心灵。教育,因此走向了反面。

尼尔所做的努力,就是让爱成为尊重和信任,让教育回到其本来的面目。他认为教育的爱,应该体现为尊重孩子的天性,这种尊重同时也是一种信任。因为这种尊重与信任,夏山学校才会把一切都交给孩子。是的,是“一切”,即学校管理的方方面面。比如,对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如何处理,由学校大会投票决定。“在夏山,没有任何犯错的孩子对集体的判决有反抗与怨恨,我常对被罚者那种顺从的态度感到惊奇。……我曾经看见一个孩子因不合群的行为而受到长时间的审判,然后心悦诚服地接受了判决。而且刚刚接受判决的孩子常常被选为下一次大会的主席。”尼尔写道。

但是,这是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中国读者不太好理解的。我们会担心,如此自由的学生,最后离开夏山学校的时候,会是怎样的人呢?因为我们会“本能”地想知道,这个学校是否培养了被世俗标准定义为“成功”的学生?

让人惊奇甚至难以置信的地方就在这里。1949年6月,当时的教育部在对已经创办28年的夏山学校进行了全面考察评估之后,写了一份《英国政府督学报告》。其中有这样的评价:“夏山教育并不与世俗的成功背道而驰。毕业生中有英国皇家电器机械工程兵上尉、炮兵中队长、幼儿园教师、报纸专栏作家及四大公司市场调查主管。除此之外,他们曾得到下列学位:剑桥大学荣誉经济学硕士、皇家艺术学院奖学金研究生、伦敦大学物理学荣誉理学士……”

如何解释这种现象?其实很简单。看似“放任”学生,其实学生自己并不“放任”自己。因为夏山学校教育的精髓,是培养出对自己、对他人、对社会有责任感的人——尤其是培养孩子对自己负责。而反观中国(也许还不仅仅是中国)现在的教育,我们培养的多是“为别人而存在”的人:为老师的表扬、为家长的奖励、为成年人的种种期待与愿望而“成为好人”。

夏山学校的孩子无疑拥有远远超过一般传统学校的自由。然而千万别误解了“自由”这个词在夏山的含义。作者写道:“学校奉行的宗旨为自由,但并非无限制的自由。”“自由的意义是,在不妨碍别人自由的情形下,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因此你能完全自律。”“只有当孩子能完全自由地管理他们的集体生活时,才有真正的自由。”这是关键所在——自由,同时意味着自律。所以,在充分自由氛围中成长起来的夏山孩子,走出学校都举止文明、富有教养,充满自信与创造力。可见自由对教育对学校并非洪水猛兽。

充分的自由,高度的自律,孩子要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都出自内心的真诚愿望,而不是因为某种恐惧。尼尔认为,教育不应该有任何恐惧,因为没有摆脱恐惧的孩子不但必然不自由,而且会滋生仇恨,产生罪错。所以,让每一个孩子成为自由快乐的人,是夏山学校的追求。

让尼尔自豪的成功首先不是这些。“我个人对成功的定义是,能快乐地工作、积极地生活。按照这个定义,绝大多数夏山的学生都生活得很成功。”他还说,夏山学校“最大的优点是培养出了未被恐惧与仇恨摧毁的健康自由的孩子”。尼尔认为,自由灵魂、健全人格和积极生活,胜过所谓“功成名就”。他甚至说:“我情愿看到学校教出一个快乐的清洁工,也不愿看到它培养出一个神经不正常的学者。”

怎样才能让孩子获得快乐?尼尔的答案是:“消除权威。让孩子做他自己,不要教导他,不要教训他,不要勉强他上进,也不要逼他做任何事。这也许不是你喜欢的答案,但是如果你不采用我的答案,应该自己找出更好的答案。”这不是放弃教育吗?那还要教师和家长做什么?错,尼尔继续写道:“要孩子做一个灵魂自由、对工作感兴趣、对友谊有乐趣、对爱情感到快乐的人,或者让他成为一个痛苦的、矛盾的、恨自己和社会的人,这大权操控在家长和老师手中。”

教育者究竟在教育过程中应该怎么做?读完《夏山学校》,我们已经找到答案,那就是给孩子以爱和自由,让孩子做他自己。

无论历史背景还是文化传统,夏山学校的做法肯定不可能也没必要在中国“推广”“复制”。尼尔也不认为夏山的做法“放之四海而皆准”。他在书中说:“世界各国即使采用夏山的教学方法,也不会维持很长时间,将来也许会发现更好的方法,只有夜郎自大的人才会觉得自己的方法是最好的。” (作者:李镇西,单位: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教科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