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公社数字图书馆

教育干部、教师的专业资源共享平台

相信我总能打动你

作者:李琴 来源:简阳市简城第三小学 发布时间:2018-05-09 阅读量:0

在许多的教育名言中,我最喜欢印度诗人泰戈尔《飞鸟集》里的这句:“使卵石臻于完美的,不是锤的打击,而是水的载歌载舞。” 《道德经》中说: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教师便是要像水一样,干净自在、平等对待万物。或奔腾或宁静、或高歌或清吟。在教学中,我们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学生,他们有的是学习成绩不好的,有的是调皮捣蛋、惹是生非的,有的是懒惰不知进取的,当真是树有千片,人有千面,如何帮助他们成了我们经常头痛的问题。今天,我想给大家分享几个我从教中的小故事。

课堂上的早餐

小寒已过,寒冬如约而至。8点20分,第一节课开始了,我像往常一样开始上新课,十几分钟后,我转身去写板书,忽然听到下面传来“吸-嘶-咕噜-嚯”的声音,我快速转过去,居然发现班上有三分之一的学生都低着头用书本掩护自己不知在做什么,我心里纳闷了,想:这些孩子难道在睡觉?可如果是睡觉那声音是从哪里来的?于是我快步走上去,随意拿走一个同学的语文书,一看顿时傻眼。一个带眼镜的女孩子正咬着吸管满脸诧异地望着我,看着她快喝了一半的酸奶我真心觉得火冒三丈。一百斤酸奶都无法扑灭的的怒火!我鼓着双眼严肃地看着她,直到她快要哭出来了,我才平静下来,我不停地为她找理由来安慰自己,平息怒火。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我转过身去不再看她,大吼一声:“所有人都把书本放下,把桌下的东西立刻放在桌子上。”估计是这一声狮吼吓到了某人,顿时一瓶酸奶打翻在地。我双眼喷火地看着那个肇事者,只见他睁着大眼睛看了我一眼又立即低下头去。我不停告诫自己:深呼吸、深呼吸。我慢慢向讲台走去,大脑高速运转,我要怎样做呢?根据班规是不准任何人带零食、酸奶等到学校来的,更不用说在班里吃了,而且还是上课时间,如果带了是要受罚的。可是,三分之一的人都在吃,天亮得晚,估计起得晚了没有吃早餐,确实是饿了,或许我应该原谅他们?不行,班规是大家一起订的,该罚!可是,没有吃早餐很可怜的!我的脑子里出现了两个小人,他们不停争论,我一时犹豫不决。终于踏上讲台,我看了一眼班上的人,吃东西的孩子头低低的,不敢看我的目光,还有一些人眼睛一直看着犯错的人,嘴角微微翘起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我轻轻放下语文书,说:“没有吃早餐的孩子请举手。”一只只小手慢慢举了起来,过半的人。我又问:“饿吗?”他们呆呆地看着我没有回答。静默了半晌,我说:“先吃吧!”刚开始没有人动,直到有个人带了头,同学们便陆续从书包里拿出早餐吃了起来,我不时看看吃过早餐的孩子,他们从羡慕到不耐烦起来。我轻声对他们说:“他们肯定不是故意不吃早餐就到学校的,天冷了吃点东西才有能量。咱们先读读课文,不打扰他们吃早餐。”话音刚落,我便看见有部分孩子开始收拾没有吃完的早餐,接着是更多的孩子。我问:“怎么不吃了?饱了?”没有人回答我,我想他们肯定都懂我的意思了,于是我又开始上课。事后,翻看孩子们的周记时许多人都写到:李老师用上课时间让我们吃早餐,她没有骂我们,也没有要求我们怎样做,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在课堂上偷吃早餐了。读到这些,我欣慰地笑了。我想这就是宽容的力量。孩子们总是能宽容大人的过错,我偶尔作业布置错了,偶尔改作业给某个孩子改错了,有时,不小心碰掉了孩子书本等,他们都会很快原谅你,我想我们也应该对孩子们宽容些,再宽容些。可能他们总是不能很好地完成你布置的任务,或许他们总是出尔反尔答应了你的事情很快就忘记了,他们或许不一定有辉煌的未来,但,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谁说一个平凡的人就比谁低人一等呢?

“拾荒者”

阳光暖融融,午自习,走进教室,便看见两个同学争得面红耳赤,大有大打出手之势。问了问旁边的同学,原来是轩轩不服蕾蕾把自己脚下的垃圾踢在他旁边。大家都不捡,便一直争吵着。看到我来了,两人便停止了争吵,轩轩一个箭步冲到我面前把蕾蕾狠狠告了一状。当时我就想,这也太不像话了!自己的垃圾不捡还踢到别人那里去!我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一下!可是,怎么收拾呢?骂他?万一他口服心不服还是不改呢?让他捡起来?万一他以后都只捡自己的垃圾,对别的就不管不顾呢?怎么办……我走上前,看了看垃圾,是一张废弃的作业纸,上面沾了一些灰,隐约可见脚印的样子。我没有说话,弯下腰捡起了纸屑扔进垃圾桶里。纷争平息了,教室安静了。我站到讲台说:“我们需要想一个好办法,让垃圾无处可躲。”第一节课上课了,我离开了教室。课后轩轩和蕾蕾找到我说,他们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还说班上可以设立一个专门捡垃圾的岗位,让班上同学自愿参加或是轮流参加,这样就可以保证垃圾无处躲了。习会课,我们一致通过了这个决定,并且给这个岗位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拾荒者。这就是身教的力量。我们总认为规定一些规章制度就能万事大吉,殊不知,真正的万事大吉是学生从心底里赞成,并付诸在行动上的举动。

我知道卡是你捡到的

一大早就接到楠楠妈妈的电话,说在校门口等我,有事情想和我聊聊。楠楠是班里数一数二的好孩子,从不多事,自己的事情总能做到最好,到底是什么事情呢?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快到校门时,果然看到了楠楠妈妈,她一脸抱歉地走向我,说是孩子的公交卡不见了,问了楠楠说是被同桌给抢了,让他还怎么都不还。听到这里,我心一沉,楠楠的同桌文杰从开学到现在都快成班里的“名人”了,不论和谁坐都能惹出事来,挨着好欺负的同学就借别人的东西,借了永远不还;挨着不好欺负的同学就回家告家长说被人欺负了。总之,到现在班里大多数孩子都不愿意同他做同桌了。我本想着楠楠自觉性强,看起来也不是好欺负的孩子估计不会出事,哪知道人家家长都找上来了。我忍着心里的怒火对楠楠妈说:我进去问问,晚点给你打电话。踏进校门后,我就一直在思考:我该怎样问文杰呢?直接说让他把公交卡交给我?万一他不认呢?要不粗暴点,直接收书包?可如果不在书包里怎么办?要不,让楠楠和他对峙?可是如果对峙有用他估计早就将卡还了?这也不行,那样也不好,要不,干脆让他家长来处理好了。打定主意后,我快步走进教室,刚走进教室文杰就发现我了,他微抬起头,睁着亮晶晶的眼睛,脆生生地叫:“李老师下午好。”我的心突然就软了一下。文杰的妈妈奉行的教育方式就是:棍棒底下出好人。如果我让她来了,那孩子免不了又是一顿打,看着他小小的样子,我又不忍心,哎,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呀!可事情不能不解决呀?思前想后,我给他招招手,让他过来。他跑过来,站好。满眼茫然地看着我,我蹲下身子,摸摸他的头说:“楠楠的公交卡是你捡到了吗?还在你那里吗?”他顿时眼睛睁得大大的,特别吃惊的样子,我又接着说:“捡到物品都要交给老师的,你怎么不交给我呢?”他低着头,小声地说:“在家里。”我如释重负。“哦,那你记得明天交给我哦。”他立刻回答:“好。”我怕他是怕我了所以才顺着我说,于是又问:“那卡是什么颜色呀?”他立刻来了兴致:“紫色的,很好看,我才拿的。”说完,他像是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于是头就更低了。我笑着对他说:“是呀,我也觉得紫色很好看呢!不过别人的永远都是别人的,你想要也可以让妈妈去公交公司给你办理一张的。”“真的,真的可以办理?”他抬起头,我看见他眼里流露的喜悦不自觉笑了,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说:“当然可以了。”他笑着说:“我明天就把卡还给楠楠,我只是觉得好看,李老师,我错了。”我摸着他的头,对他说:“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但,我们要做一个能管住自己的手、管住自己眼、管住自己口的孩子,你能做到吗?”他想了一会,点了点头。我让他回到座位去,悄悄给楠楠道歉。我站在讲台上,看着他轻声对楠楠说着什么,然后两个人都笑了。我也笑了。

写到这里忽然想到第一年来学校的那次赛课,我满怀信心,以为自己能捧回大奖,可是借班上课真心不是易事,在那40分钟里,无论我如何引导如何声情并茂孩子都像一锅平静的水,始终不愿说话、不愿为我沸腾。我在别人眼里看到的嘲笑多过安慰。回家路上,透过车窗,无边的黑暗和寒冷向我袭来,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助和茫然。我裹紧衣服,蜷缩在客车硬座的一角,身旁的人一路上上下下,我无力抬眼观察,只是陷在情感的冰窖里独自忧伤。第二天来到学校,孩子们一窝蜂似地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说这说那,“我好想你哦”“我们肯定比他们班的孩子乖”。看着他们朝气蓬勃的小脸,我心里厚积的坚冰顿时融化。他们总能用一种独有的阳光温暖我。我突然想到:别人的冷眼不可怕,大人的世界本就比较复杂,可学生不就是那个一直鼓励我的人吗?“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金杯银杯很重要,学生的口碑更重要。正在教着的学生依恋我,已经毕业的学生怀念我,这些,于我,胜过一切。

时光飞逝,我常常问自己,我能为孩子们做些什么?雅斯贝尔斯《什么是幸福》一书中反复强调:“教育的过程首先是一个精神成长过程,然后才成为知识的一部分。”室外寒气逼人,室内温暖如春。写到这里,我好似悟到了教育的真谛。教育是什么?用林徽因在《你是人间的四月天》里的一句话正好可以诠释:教育是爱,是暖,是希望,是人间的四月天!你把孩子当天使你就生活在天堂,你把孩子当恶魔你就生活在地狱。你是什么样子你看到的世界就是什么样子。我们所站立的地方就是我们的教育场。我们是什么样子,教育就是什么样子;我们怎么样,教育就怎么样;我们心中有光明、眼里有阳光、脸上有微笑,教育就永远不会黑暗!是呀,有什么比一颗善良的心更重要呢?有什么比良好的道德品质更重要呢?每个人总有闪光点,心灵总有一个缺口让阳光刚好通过,我想我要做的就是宽容些,再宽容些,相信时间的力量,相信我总能打动你。

(作者:简阳市简城第三小学 李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