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公社数字图书馆

教育干部、教师的专业资源共享平台

新邵县:“挑夫”老师扎根山区教书38年

作者:周良才 刘纪新 来源:湖南教育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06-20 阅读量:0

38年前,高中毕业后的他成为一名民办教师,此后一直留在家乡的山区小学任教,用无悔的付出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学生。如今,他带病扎根新邵县严塘镇石黄学校,成为这里教龄最久的教师,努力培育着村里的9朵小花。他叫何文,今年58岁,“因为石黄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哪怕只剩一个学生,我也会坚持教下去,我在这里开始,也应该在这里离开。”坚守山区38年,他用爱与奉献为山里娃点亮了希望的明灯。

10年挑夫:一根扁担搬运师生教科书

石黄学校是当地最为偏远的小学之一,坐落在海拔500多米的上石村,离严塘中心校6公里远,一条绵延的山村小路是村民与山外联系唯一的通道。38年前,何文高中毕业后作为村里的“高材生”被村干部们劝留了,成了村小学的老师。他挎着一袋书走进了当时的土坯房,用小锤子敲响一块生铁作为上课铃。多年过去,学校教室从土坯瓦房到青砖瓦房再到如今的砖瓦混凝土结构楼房,课堂上的老师们陆续下海经商或调动进城了,只有何文始终坚守如初。他说:“新邵有句谚语‘老笋弯弯曲,嫩笋高过竹’,这就是我最大的希望,孩子们都赛过我,一个个都成才。”2017年5月12日上午,何文正在讲课,只坐了9个学生的教室显得空荡荡的,但他讲得很认真,孩子们听得也很认真。

下课后,何文告诉笔者,他住在离学校不远的村庄,每天早晨5点钟起床,早早地吃过早饭,就到学校开始一天的工作。教书育人是我从小的理想,虽然环境清苦,但看到孩子们渴求知识的目光,一晃就在这蹲守了38年。“何老师很不错,一根扁担为学生挑10年的文化用品。”该校的年轻教师刘秋实说。

1988年,当时严塘乡的联校书记杨锐锋发现何老师工作认真负责,为人又正直,就要求他担任学校总务工作,于是他又得一美名“挑夫”。每当开学的时候,他会用一根扁担与簸箕先把粉笔、黑板刷先挑上来,下山的时候不太难,20多分钟就可以,上山就不那么容易了,装满文化用品后,有时一担足有80多斤,中途得休息一下才能到校。特别是冬天来临结冰的日子,必须用草绳把鞋子绕的密密麻麻才能下山,虽然准备充分,但是还是摔过几次。“唉,这路真的难走,晴天一身灰,雨天满是泥,冬天道路不加装备根本不能步行。我外婆在这,我走了一次之后,下次真的不敢再走第二次。”热情的刘秋实老师又接过了话茬。作为山里学校的教师,何文除了要承担语文、数学、思想品德等课程的教学任务外,作为总务还要负责打扫卫生、中午学生营养餐、到中心学校汇报教学情况、领取教学设备等工作。

“黄石学校地处深山,环境清苦,外面很少有老师在这里呆得住,好不容易来一个,最多教上两个学期,就会离开。只有何老师与几位在这里安家的老师一直在这里坚持。”新邵县教育局工会主席唐孝长向笔者介绍。

因人施教,教学成绩名列前茅

现在学校的学生大都走到山下去读书了,目前班里还剩9个孩子,大山里的教学条件差,孩子们学习能力参差不齐,何文根据孩子们的实际情况,制订相应的学习计划,努力做到因人施教。“何丽(化名)这个孩子很有数学天赋,学得比其他孩子快,我就给她买了几本奥数习题,让她在完成正常课程后练习,她越学越有劲,家长也很高兴。”何文打开了何丽的奥数笔记给笔者看,满脸的自豪。“有些孩子出现偏科现象,我就让学习成绩好的辅导学得慢的,大家相互帮助。孩子们在一起有共同语言,学起来也不费力。”为了提高孩子们的学习积极性,他还经常自己掏钱买铅笔、练习本等文具,用来奖励课堂上积极回答问题或者学习进步快的孩子。据该校校长何汉室介绍,何文老师在教学上精益求精,教学成绩在全镇名列前茅,家长们都很信任他。

2014年的一天,何文在下课回家的路上意外摔倒,被路过的学生家长送到医院治疗。休养期间,9个孩子自发地去探望何文。“孩子们泪眼汪汪地说要我赶紧好起来,回学校给他们上课,有些孩子还特地带了土鸡蛋给我补充营养。当时的场景我永远都忘不掉,我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说起往事,何文十分感慨。没休养几天,何文怕耽误孩子们的学习,坚持带伤回到了课堂。一位学生家长说:“孩子们都喜欢围着何老师转,离不开他!”1995年到1997年连续三年担任六年级语文、数学双科教学,两次名列全镇第2名、1次名列第1名,2016年所教六年级语文全县名列16。

不计得失,坚守山乡终不悔

执教38年来,带过的孩子都渐渐长大,何文十分欣慰。“有些在外地工作的孩子每次回家还会专程来看我,也会邀请我去他们那里做客。”何文笑着说,“这份心意我领了,不能耽误了孩子们的课程。我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我收获了孩子们的欢声笑语,这就够了,这就是我坚守38年的原因。”

何文来自农家,参加工作后,日子还是过的紧巴巴的。他总是忙于学校事务没有时间照顾家庭,妻子虽有些不解,但却总是默默在背后支持着他。2000年的一个中午,他上课时昏倒课堂,送到医院,检查得知胸腔积液,在医院做了穿刺手术,2016年9月左肾肿瘤做了切除手术,一个月后,又返回学校,“离开学校就不能活了吗?”面对老伴的埋怨,何文心里想:即使不站在讲台,在校园里听听孩子朗朗的读书声,也是一种享受。

曾经,何文有很多换工作的机会,有比当教师轻松的,也有待遇高的。可他放不下黄石学校,更放不下这群孩子。“我要尽我所能为家乡的教育事业贡献力量,教师是我热爱的职业,只要拿起课本我就觉得幸福。只要这里还有一个学生,我就会一直坚守下去。”何文说。

(作者:周良才 刘纪新  来源:湖南教育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