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公社数字图书馆

教育干部、教师的专业资源共享平台

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的有力保障

作者:徐靖宇 来源:学习时报 发布时间:2020-10-28 阅读量:0

抗美援朝战争是一场典型的不对称的战争,不论是武器装备还是后勤保障,都存在“敌有我无,敌多我少,敌优我劣”的巨大差距,特别是在后勤补给线南移数百公里情况下,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最终取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

着眼防空保障,最大限度地减少物资毁损

朝鲜战场上,由于志愿军没有制空权,美军凭借空中优势发动“绞杀战”,在横穿朝鲜半岛的“蜂腰”设置阻滞地带,连一台车、一个人、一缕炊烟都不放过,并大量使用定时弹、照明弹、凝固汽油弹、四爪钉、蝴蝶弹等,可谓“天上挂灯,路上撒钉,地下炸坑”。整个战争,美军共出动飞机58967架次,对铁路线投弹达19万枚,在铁路线上平均每7米即落弹一枚,累计破坏桥梁1607座(次),隧道89座(次)。

面对来势汹汹的美国空军,因志愿军防空部队无法提前对来袭敌机进行预警,后方供应的物资,往往只有不到一半能运到前线。为了打破敌人的空中封锁,年轻的中国雷达兵开始入朝参战,这让志愿军防空部队拥有了一双千里眼。于是,美军校射机不能轻易进入志愿军纵深阵地上空,战斗轰炸机也不敢轻易实施纵深攻击。至战争结束,志愿军高射炮兵共击落美机2335架,击伤7512架,有力地保障了志愿军后勤补给线的畅通。另一方面,志愿军车队为防美军飞机轰炸,都是白天隐蔽休息,夜晚开车行动。时任志愿军后勤部长周纯全针对防空,发明了公路“土雷达”,在公路沿线设置防空哨,每个哨位由5人左右组成,哨位间距2公里左右,一旦发现敌机,就用鸣枪报警方式,提醒运输司机安全隐蔽,这种方法极大地保护了物资和车辆。最多时,仅由志愿军后勤负责设置防空哨的运输线就达2800余公里,哨位1568个,使用兵力达11个团,成为战争史上的一个奇观。

后来,就是得益于这个方法,部队运输汽车的损失由抗美援朝战争前期的百分之四十,减少到百分之零点几。同时,组建“当当队”,在夜间无灯光情况下引导火车通行,一举解决了夜间不开灯光运输的难题。志愿军建造的水下桥——隐藏在清川江水面下的钢轨桥梁始终没有被美军发现。每天美国空军侦察员带回去的照片,显示清川江桥被炸毁,可是满载物资的志愿军列车,却源源不断地将各类物资运上前线,这让敌人百思不得其解。

全力做好运输保障,确保物资安全高效送达前线

为了增强打不断、炸不烂钢铁运输线的韧劲,志愿军必须冒着敌军飞机的轰炸和扫射,在轰炸—修复—再轰炸—再修复的循环中赢得主动。志愿军共计抢修、抢建、复旧正桥2294座(次),便线便桥128公里,隧道122座(次),车站3648座(次),通车铁路里程由战争初期的107公里增加到停战前的1382公里。志愿军甚至在有的桥旁修了几座便桥,炸了这座,那座照用。为避免敌机的轰炸,白天把工字钢梁路轨取下,晚上把钢梁路轨一架,军用列车立刻开足马力冲上前线。同时,“片面运输”“合并运转”“顶牛过江”等保障方法应运而生,并发挥了巨大作用。比如,北朝鲜铁路都是单轨,加上美机不断密集轰炸,许多铁路场站不能会车,我们就利用可通车的夜晚,让所有列车向同一方向行驶,每列车的间隔一般只有5分钟。这种办法收到惊人的效果,志愿军曾在一条单轨铁路上创造了一夜开往前线47列火车的纪录,相当于和平时期行车数的2.5倍,这叫“片面运输”。为突击抢运,志愿军将两组以上的列车联成一组,同时用二三个车头牵引这条远远超过一般列车长度的“巨龙”。这种办法可以发挥突击抢运的最大效果,这叫“合并运转”。针对夜里抢修起来的铁路桥承载能力差,经不起车头的重压,志愿军干脆在火车过江时将车头调到列车尾部,用车头顶着较轻的车厢过桥,桥对面再用另一个车头拉走,这叫“顶牛过江”。

志愿军就是通过创新这些保障方式,与敌展开后勤保障“拉锯”,最大限度保障了前线部队有饭吃、有衣穿、有子弹打、负伤后能及时获得药物治疗等。据相关资料显示,1951年7月,美军对铁路的轰炸次数是1月的5倍,志愿军铁路运输量相当于1月的2至3倍;1952年5月,美军轰炸次数是上年1月的63.5倍,志愿军铁路同期运输量是上年1月的2.67倍。也就是讲,美军炸弹投下得越多,志愿军铁路运输量增加得越快。

做好支援保障,得到全国人民大力支持

1951年,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发出了“捐献武器运动”号召,为了认捐方便,通知还对武器的折价作了规定,如一架战斗机折合人民币15万元,一辆坦克25万元,一门大炮9万元等。当时,全国人民的生活十分困难,却很快掀起了一场规模宏大的捐献浪潮。如荣毅仁捐献了12架飞机的资金,豫剧名家常香玉为志愿军购买一架米格-15战机,山东民族工商实业家苗海南捐献了1架战斗机和10门大炮……北京市石景山钢铁厂的职工,通过增加产量、捡废铁、捐奖金等办法,捐献了“石景山钢铁厂号”战斗机1架;甘肃玉门油矿的职工,在8天内用增产所得捐献“石油工人号”战斗机1架;辽宁省彰武县某小学的1200名小学生,利用放学后捡粮食、打柴禾等方式积累了1200元钱捐献出去;等等。

志愿军就地补给和取之于敌十分有限,吃饭成了一个大问题。当炒面被确定为志愿军指战员的野战方便食品时,东北地区出现了男女老少齐上阵、家家户户做炒面的景象。为了增加前线将士的营养,一些机关、工厂、学校的院子里,支起大锅昼夜煮肉,火速装箱运往朝鲜战场。一些工厂还为志愿军生产了大批牛肉干、蛋粉、香肠、饼干及医疗用品。被服厂的职工夜以继日、加班加点为志愿军赶制衣被,军工企业连轴转保证志愿军对武器弹药的需要等等。在全国开展爱国主义劳动竞赛和增产节约运动下,至1952年,全国工农业总产值达到827亿元,比1949年增长了77.5%。几项主要的工农业产品的产量都已超过中国历史上最高年产量。其中粮食产量为16390万吨,超过历史最高年产量17.9%;钢铁产量为135万吨,超过46.2%;棉花产量为130万吨,超过53.6%。全国人民为前线提供的各种作战物资达560余万吨。后来,毛泽东在总结抗美援朝战争时讲道,“我们的经验是:依靠人民,再加上一个比较正确的领导,就可以用我们的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的敌人。”

(本文原载于2020年10月26日《学习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