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公社数字图书馆

教育干部、教师的专业资源共享平台

筑牢生态文明体系的“四梁八柱”

作者:江西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 来源:经济日报 发布时间:2020-11-11 阅读量:0

今年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各地调研考察时,多次就生态环境保护、生态文明建设作出重要阐述、提出新的要求,传递出在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恢复生产生活秩序中保持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定力、坚定不移建设永续发展的美丽中国的重大信号。我们要深入学习、系统把握其中所体现的战略考量,以更大的自觉加快构建生态文明体系,使美丽中国的蓝图尽快成为现实。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将生态文明建设作为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重要内容,形成了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深刻回答了为什么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什么样的生态文明、怎样建设生态文明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深化了对人类文明发展规律、自然规律、经济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生态观,为我国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思想遵循和行动指南。

这些年来,随着一系列根本性、长远性、开创性工作的开展,绿色发展理念日益深入人心,污染治理力度之大、制度出台频度之密、监管执法尺度之严、环境质量改善速度之快前所未有,推动生态环境保护发生历史性、转折性、全局性变化。同时也要看到,进入新时代,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对生态环境保护提出许多新要求。而一些地方和部门对生态环境保护认识不到位,责任落实不到位;经济社会发展同生态环境保护的矛盾仍然突出,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已经达到或接近上限;城乡区域统筹不够,新老环境问题交织,生态破坏等问题时有发生。这些民生之患、民心之痛,成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瓶颈制约、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明显短板。

生态文明体系建设,是现代国家治理体系建设的重要内容,当前的一项迫切任务是加快构建起生态文明体系的“四梁八柱”,为建设美丽中国提供坚实基础和保障。

一是建立健全以生态价值观念为准则的生态文化体系。生态文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文化;建立生态文化体系,就要将培育生态文化作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重要内容,积极传递生态文明主流价值观,在全社会倡导勤俭节约、绿色低碳、文明健康的生产生活方式和消费模式,唤起向上向善的生态文化自信与自觉,为正确处理人与自然关系、解决生态环境领域突出问题、推进经济社会转型发展提供内生动力。

二是建立健全以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为主体的生态经济体系。生态环境问题归根到底是经济发展方式问题,生态环境保护的成败归根到底取决于经济结构和经济发展方式。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都离不开生态经济体系的建设和支撑。其中,实现产业生态化,就要按照绿色、循环、低碳发展要求,利用先进生态技术,培育发展资源利用高、能耗排放少、生态效益好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改造传统产业,淘汰落后产能,促进绿色发展;实现生态产业化,就要按照产业发展规律推动生态资源开发与建设、提供生态产品和服务,推动生态要素向生产要素转变、生态财富向物质财富转变,促进生态与经济良性循环发展。

三是建立健全以改善生态环境质量为核心的目标责任体系。近年来,我国深入实施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三大行动计划,建立并实施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制度,取得了明显成效。未来,还要继续修订相关法律法规,进一步明确生态文明建设主体责任,推动各级政府通过权责清单等方式建立分工明确、责权清晰的环境监管和环境保护工作体系,提高环境监管体系的可问责性。进一步完善政府绩效评价考核制度,统筹规范生态文明建设领域内容相近的考评工作,减少“运动式”考评、督查、检查等工作,明晰对政策绩效、监管绩效的评价考核。此外,还要进一步规范与完善环保督察问责程序,切实推动督察制度法治化、规范化、程序化。

四是建立健全以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保障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生态文明体制中源头严防、过程严管、损害赔偿、后果严惩等基础性制度框架初步建立起来。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从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全面建立资源高效利用制度、健全生态保护和修复制度、严明生态环境保护责任制度4个方面,提出了坚持和完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的努力方向和重点任务。我们要坚决贯彻党中央的战略部署,已经出台的要抓紧落实落地,实践成熟的经验做法要及时上升为制度和法律,在坚持巩固、完善发展、遵守执行生态文明制度上持续用力、久久为功,推进系统集成、协同高效,把制度优势更好转化为治理效能。

五是建立健全以生态系统良性循环和环境风险有效防控为重点的生态安全体系。生态安全是事关大局、对国家安全具有重大影响的安全领域。生态安全体系的建设是一项具有长期性、复杂性、艰难性的系统工程。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们要不断优化生态安全屏障,针对关键问题整合现有各类重大工程,构建生态保护、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的协调联动机制,加快体制机制建设,通过加强国家生态安全法治建设,加快国家生态安全体制机制建设,建立国家生态安全评估预警体系,设立国家生态安全保障重大工程等,实现生态安全效益的最大化,全力维护生态安全。

(执笔:聂晓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