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公社数字图书馆

教育干部、教师的专业资源共享平台

“互联网+”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多方建言推进“互联网+”

作者:李斌 杨步月 李峥巍 叶健 来源:新华社 发布时间:2016-01-28 阅读量:0

传统产业如何拥抱“互联网+”?政府部门如何“不越位”又“不缺位”?融合创新如何积极推进又避免泡沫?网络基础如何在巩固中提升?如何正确认识“互联网+”的“双刃剑效应”……围绕这些问题,新华社记者深入相关部门和单位,听政府官员、企业负责人和权威专家谈推进“互联网+”。

传统企业:以“融合”视角大胆试水

《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18年,互联网与经济社会各领域的融合发展进一步深化,基于互联网的新业态成为新的经济增长动力,互联网支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作用进一步增强,互联网成为提供公共服务的重要手段,网络经济与实体经济协同互助的发展格局基本形成。

时间紧,任务重。然而,不少传统企业面对“互联网+”,心中充满迷茫。

在5月底召开的一次工业拥抱互联网论坛上,工信部副部长怀进鹏说:“一些企业不是不知道‘互联网+’有多重要,可他们真的不知道怎么‘+’。”

《互联网与工业融合创新蓝皮书2015》指出,工业界和互联网企业在融合路径上各有侧重:工业界现阶段的重心在于工业生产的价值挖潜;互联网企业更多从贴近消费端的营销等环节切入。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辛勇飞认为,不同于互联网企业的轻资产配置,工业企业是重资产结构,其转型会有很多顾虑。融合创新的路径是多元、灵活的,关键在于各个行业要有融合创新的视野和眼光。

在中国经济结构中,国有工业企业占据了很大比重,这些企业的互联网化转型应该秉承“审慎创新”的原则。“需要对先行先试者进行鼓励。”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邬贺铨说,初期个别企业在风险共担机制等方面的探索,如果能够得到更多的支持与鼓励,将有助于加速传统产业的互联网化转型。

充分调动体量庞大的国有工业企业积极参与,“互联网+”行动的目的就有可能事半功倍,但这些企业“触网”往往首先考虑能否立竿见影。为此,中科院研究生院教授、信息化领域专家吕本富建议调整国企考核机制,推动工业企业加速“触网”。

政府部门:在“无为”中积极作为

互联网无边界,可政策有地域。按照工商部门的规定,总部在北京的美团网必须在全国1000多座城市租用写字楼、注册公司,才能使自己的互联网创新业务获得“合规”身份。对此,美团网不知所措。

创业创新遭遇了制度瓶颈,考验着创业者,也考验着政府主管部门。

在“互联网+”时代,谁该是主角?政府又该做些什么?

“突出企业的主体作用,大力拓展互联网与经济社会各领域融合的广度和深度。”《指导意见》在“总体思路”中强调的这句话,引发传统企业、互联网企业和专家学者的强烈共鸣。

阿里巴巴副总裁高红冰认为,“互联网+”还是要依靠市场和企业。政府的角色在于营造氛围,做好宽带、物流、基础研发等基础设施和公共建设。

苏宁董事长张近东说,“互联网+”是国家打造的一个全面开放的应用,企业应该根据自己的能力、创新的高度创造更多产品。

政府需要在“无为”中积极作为。怀进鹏坦言,推动“互联网+”行动,政府应该通过采取扶持技术创新、搭建公共平台、创建重要示范工程等举措,顺应和引导市场建立一种有效模式。

辛勇飞说,政府要在完善相关法规制度、制定标准、完善融资服务、培育应用市场等方面,予以基础性、平台性支持。

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产业发展促进处副处长郑衍松认为,政府需要不断调整管理方式,既要体现对现有法制、体制的尊重,也要体现对创新的包容。

资源配置:科学审慎力避泡沫

互联网为创业创新提供了低成本的平台。围绕解决传统产业“痛点”的创业创新,正在华夏大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据清科集团统计,2014年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共计完成3626起投资案例,较2013年同期增长100.6%。

这会不会导致泡沫?社会各界深感忧虑。

中国传媒大学互联网医疗中国会提供的数据显示,2014年涌向“互联网+医疗”领域的风险投资达到6.9亿美元,比上年剧增。

挂号网创始人廖杰远说,在“互联网+医疗”领域,不少创业公司为了圈更多的钱,对外发布的数字已经“到了可以做梦的地步”,有的甚至在融资、估值方面“注水”10倍、20倍。“一旦泡沫破了,对创业者和产业将是沉重的打击。”他说。

互联网领域专家、八八众筹投资管理公司创始人何坊则认为,开始阶段产生泡沫不可避免,但在某种程度上未见得是坏事。泡沫破灭后,有价值的东西自然会显现出来。

网络基础:在巩固中升级技术统一标准

面对“互联网+”,中国的互联网技术、基础、产业准备好了吗?

在《指导意见》保障支撑措施中,“巩固网络基础”成了首要任务。

过去20多年发展中,我国互联网完成了从基础架构、应用层丰富、产业创新完善的一系列突破,却一直无法摆脱缺乏核心技术、网络建设地域差别较大、网络安全问题凸显、资费水平偏高等困扰。

“互联网+”行动落地,首先要向互联网技术与产业本身找突破口。辛勇飞说:“互联网有标准协议,工业也有标准协议,如果各搞各的,数据格式、接口都存在问题,数据链难以打通,就算不上是‘互联网+’了。”

他认为,政府部门应该顺应跨界融合发展需求,按照“共性先立、急用先立”的原则,引导加快基础共性标准、关键技术标准和重点应用领域标准的研制。

与此同时,在进一步推进融合创新过程中,人才成为另一个不容忽视的要素。《指导意见》指出,“跨界融合型人才严重匮乏”成为我国推进“互联网+”行动面临的问题,并将“加强智力建设”作为支撑“互联网+”行动的重要举措。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ICT产业研究部主任何伟认为,从事互联网行业的人只懂网络技术,产业界的人只懂自身业务,不符合融合创新人才的需求。

“我们已处于‘互联网+’时代,可是教育和人才培训体系依然停留在上一个时代。”车团网CEO严向阳说,必须加强对从业者的“互联网+”意识的培养,增强从业者的实战技能,才能更好地适应这个时代。

专家建议:正确认识互联网的“双刃剑效应”

针对当前“互联网+”过热现象,前阿里巴巴副总裁、众海投资创始人鲁众提醒,在关注“互联网+”时,不要忽视互联网的另一面--“互联网-”。

鲁众说,作为一种技术、一种工具、一种基础设施,互联网本身没有好坏、对错属性。但如果“+”的一面被过度重视,“-”的一面被忽视,就可能导致一些问题的出现,急需引起全社会的充分重视。

——互联网既创造了新的就业机会,也会让一些人失去岗位。这是处于转型期的中国必须面对的挑战之一。为避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有关部门应该及早着手,加大跨界融合型人才的培养力度以及做好相关预案疏导等工作。

——互联网可能让穷的地方更穷、富的地方更富。电商时代,互联网去中间化的特点将消费者与厂家直接连在一起,传统批发零售这道防火墙没有了,势必造成产品匮乏的欠发达地区的资金大量流向产品丰富的发达地区。

——互联网让我们的文化底蕴变薄,思考力呈现碎片化。面对海量信息,人们只能快速浏览,过目即忘,几乎没时间静下心来读传统文化的经典作品,更没空进行深入思考,这必然导致传统文化赖以生存、发展的土壤逐渐变薄。

互联网正在给人们的生产、生活、社会生态带来革命性巨变,势不可挡。鲁众认为,互联网如果做不好“-”法,同样也做不好“+”法。